第一章 在安南一

金雨首先从失重引起的头昏目弦中清醒过来,暴风雨中惊雷闪电,就劈在行驶的奔驰越野车前面,在暴雨中车子冲入了一片白光,一时什么也看不成,即使金雨,王栋,李楠三人再训练有素,眼睛也不好受。突然失重,也让三人以为调入了大坑或别的什么环境,可是三人对这里的道路状况还是了解一些的。胆颤心惊地黄中李几秒,很快调整了过来,因为车子有行驶在地面上了,虽然有些颠簸,开车的王栋赶紧停稳‘性’能卓越的奔驰越野车。

不听不行啊。有点诡异了,感觉就几秒时间暴风雨,闪电雷鸣都停了。同时可以看到天也快亮了。

通过微光,三人检查了一下武器装备互相示意没事。

三人作为这次外围军事行动人员,和其他个外围人员一样,将快速分组带离缴获财务撤出东南亚地区,而现在更是要趁着之前的暴风雨的夜晚,尽快安全的毒枭军阀遍地的金三角了。

说起来,这次对外的秘密军事行动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国家外部环境遭到外国敌对势力的保卫和挤压,对这家受敌对势力长期支持的大毒枭地打击轻触势在必行,其控制的武装杀手和毒品,对中国危害太大了。在消除外部危害势力的同时,可以为如同王栋,李楠,金雨这样的外围国际行动人员,提供充足的不为人知的秘密资金。

天空马上就要大亮了,可是外部环境变了,作为这次行动三人组的组长,王栋也头痛起来,伤脑筋啊,计划得马上改变:"李楠马上换衣服,阿雨你先到前方探路。”

金雨作为作为狙击手,反应速度易于常人,下车后快速向前方搜索过去,王栋也从左侧下去,事急从权,但也得照顾‘女’‘性’一下啊。

左侧十余米是亲黑‘色’的山岚,瞄一眼就可以发现没有什么侦查价值,右边是一大片开阔地,往前小心的侦查,不可以出‘乱’子啊。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如果贸然进入其他毒枭军阀的势力范围,组长的责任很重,更要小心脚下别踩上莫名其妙各个时代的各种地雷。

李楠换上牛仔衣‘裤’,将‘女’式军事服装和微冲收拾好放在座椅上,只保留腋下的手枪及弹夹,也下车了,蹬在越野车不远处,三人的配合不错。男‘性’战友分散出去侦查,这里还得留守看护,作为东南亚地区的地方情报特工,李楠要再天亮后,遇到地方势力时,可以起到沟通作用,李楠在明面上是一家国际酒店的总经理助理活动在南亚诸国,常年和各种黑白势力打‘交’道做各种‘交’易,个人素质和能力自然没有问题,不然早死的不明不白了。王栋和金雨到时候就名正言顺的充当保镖了,有极大把握安然撤出。

侦查,等待没有让李楠心焦,这是在不知的恶劣糟糕环境生存的基本原则。王栋和金雨陆续返回时,差不多一个消失了,但都带回让人‘迷’糊的信息,黎明前的黑暗很快过去,大地清晰地呈现在失业中,五里外就是开阔的,没有什么大山,尽是小山丘,有一些村庄,人员很古怪,服饰很古老,绝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服装,有汉人,两位侦查的很仔细,更因为枪上都有瞄具,田间劳作的工具很原始,不像是拍摄场地,因为没有那些设备和人员。反正三个人有点‘迷’糊了。同样危险程度大大的降低了。而三人现在的位置也高清了,为于一小山谷中,有一山间小道及一小溪。越野车通过没有任何难度。分析利弊后决定开车前往。

奔驰越野车稳稳地中速向东北方向行驶着。十多里路很快就到了,茅草木屋比比皆是错落有致,村庄中道路不宽,可也足够越野车随意掉头了。车子早引来大人小孩的围观,没有呼叫的场面,小孩子的眼中尽是惊奇之‘色’,青壮老人也有惊奇,可戒备警惕的神情也满目皆是。双方都是如此,都防备着。就距离几米远,双方的神情一览无遗。车停稳了,李楠打开车‘门’下车,没有大地危险,三人确定,这里不是有武装的村子,这些人们没有什么有力的攻击‘性’武器,作为‘女’‘性’给人的印象,同样是没有危害‘性’了。有的只是对越野车的恐怖吧,三人如是想。

李楠扶着车‘门’,并没有走开,没有必要,就几步远。

“大叔,”李楠对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长者,闲用越南话礼貌的到招呼,显然对方听得明白,长者的神‘色’明白无误的表明了,李楠继续试探道:“听得懂我得话吗?”

“是的,尊敬的小姐。”长者身体端正起来,没有了之前的随意:“我懂得。”长者很恭敬并用了敬语。后来穿越到这个平行时空的三人,才明白子封建王朝时期,地位低下的穷人,对有身份的官员和人员,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的。否则后果会很难看的,各地规矩各异而已。而且李楠也很有礼貌,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礼貌罢了。

“大叔,可以告诉我这是哪里吗?”随着李楠不断地套话,三人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了。穿越了,一部寻秦记让中国大多数人知道穿越时怎么回事,更何况三位高学历军中‘精’英呢。

为了更多的了解这里的现实状况,三个人觉得有必要住下来。了解更多一些。三个人不是恶人,反而拿出不多的补充热量的巧克力,分给几个看热闹的小孩子后,让这个时代的人受宠若惊不已,也接纳三个不一般的贵人,并尽最大的能力接待了三位。

三个人都有独自处理各种状况及危险地能力,可是面临穿越事件当中,只是一夜之间三人就泰然处之了,毕竟高素质军事人才没有临危不‘乱’能力,也走不到这一步更走不上这种高危险岗位了。首先王栋年龄最大也才27岁,‘精’于机械,枪械维修,爆破安装拆卸,爱好赛车,电脑技术就不说了都‘精’通,但不是什么天才,就像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没有不会唱歌跳舞的道理一样。明面上拥有一家武器外贸公司,也就是个军火贩子,当然军火毒品不分家吗,并不是每一个买家卖家都是有钱人。李楠呢,25岁,作为广州军区中的军人世家,南下大军的代表型能力现在就不说了。金雨23岁三人组中狙击手,湖北省十堰市武当山区人士,武术世家出生,‘精’于传统武术以及世界各国的搏击术,幼年家教极严,同时和二十一世纪的父母长辈一样,各种补习班,家教齐齐上阵,唱就不说了,钢琴书法绘画艺术是金雨参军前的最爱了,因为练习武术实在是太苦了,这些可以调剂练武的苦日子。也是作为医生的母亲心痛儿子的结果吧,毕竟武术已经不吃香了,可是传统武术是祖宗留下的技艺,作为后辈,在计划生育时代,独子独孙们没有选择,只有把老祖宗们留下不多的‘精’华部分尽可能的再发扬光大了。所以三人没有沮丧和懊恼而是勇敢地去面对这种局面,并准备在其他地方证实这种穿越事件。

现实情况是,现在是西方纪元的1892年9月底了,在过两天就是十月份了,和原来世界季节雷同,跨度120年左右,两个甲子的时间差异啊。三人位于法兰西才没有殖民多久的安南,几年的暴力镇压,让安南国的武装的反抗意志极度低落,此时的社会治安初步安稳了,这也让当地村庄人口少了一半之多。其中流落海外的华人占有不小的比例。同样华人受打压的也比较厉害,在度过这个时空的第一个十一国庆节日后,也就是来到这里15天后了,王栋和金雨也早换下军事装备,保留手枪外,其余的尽数锁在越野车内了。三人也要走了,也有了一个初步行动,三人都有练拳的习惯,吸收了附近几十里华人子弟注意,并接受了36个青少年男‘女’的拜师礼,海外华人是非常看重拜师的,学本事是华人骨子里的本能。在10月2号时,不算车内的财物,让三人收获了2千多两白银和两头牛。没有办法三人位于湄公河中下游段,在这个时代柴油是个大问题,好久都不敢开了。要走到西贡只能靠牛来拖着行走了,仅40人‘花’了一周时间,才在法兰西国人和安南人异样的眼神中进入了西贡城内。此时的西贡是法兰西殖民安南国,以及湄公河流域最重要的军事基地,和商贸港口城市,拥有大量法式建筑,很是具有东西方特‘色’。商业贸易比较发达。几十人反而没有越野车引人注目,因为各‘色’人种种族繁多,只有奇异事物才让人关注,人种出了地位高低贵贱的差异除外,王栋,李楠,金雨众人被人们忽略了。在这个时代陆地上,火车,马车等比较原始的运输工具是主流,三人的车也没有被人发现太大的商业,和科技上的非凡价值。再次证实了穿越事件不是乌龙之后,三个穿越人士,在华人开办的一家客栈中,真正的开始分析当下世界的局势,发展方向,全心全意的着手布局了,不在进行试探打酱油的举动了。

一天后,也就是10月十号,王栋,李楠带着一个年纪最大的,18岁的青年。去法兰西的东方汇理银行,准备把奔驰车里一吨黄金给买了。没有自己的银行,带着黄金是个累赘啊。要知道黄金在大清朝,流通价值没有白银流通价值大。西方世界大多是朱金本位,亚洲东方白银为主,金融金融理念不同。在这个时代吃西方国家的亏比较大。好在这里商贾云集,比价信息,经过多方对比,虽然有些吃亏,也只能在东方汇理银行卖掉了,毒枭们同样有很多金融人才,21世纪的货币对大贬值,让毒枭们的财富迅速贬值,不得不购买黄金保值。让这次行动大获丰收。三人组车上有一吨黄金,两项价比黄金的毒品和一向各‘色’宝石,还有两部电脑,三人武器装备,一台奔驰越野车,各个价值及意义非凡。

15日,一吨被三人陆续消除时代印记的黄金变成了,十万英镑,20金法郎十多万劣币"西贡纸”。同时西贡金融圈中,多了一对华人青年男‘女’大富翁,拥有大笔黄金。这是三个人实际意义上的第一步,从而确立王栋,李楠很有钱的架子,先有了名声好在商贸中出手。

第二步联系当地华人粮商地主,从事准备粮食‘交’易,金钱粮食有了就可以有计划的招人了,有这二人忙乎,金雨主要在管着,三十多人的训练和文化学习了。现在主要是调理身体,男‘女’青年们普遍都比较单薄,,早上的跑步锻炼和文化学习,文化课时间多些。下午武术和队列训练,训练量比较小,主要因为场地不方便,要跑到城外去。晚上洗浴后则是讲故事时间,安‘插’一定的历史环境介绍,所以晚上也是孩子最愉快的时间了,金雨也最受青少年们的欢迎。慢慢的人手多了起来,连同粮食商行的伙计在月底达到了200人,都是经过王栋,李楠初步检查考核过的,到时有多少人,可以通过训练,考验,从而成才,那就要看每个人的勤奋和努力程度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都无能为力的。

这是个‘混’‘乱’的时代,在外地他乡,华人没有资本和声誉,很容易遭人欺凌,尚武之风盛行,南方人多习练洪拳,加上第一批人员,有100多人有武术基础。20多人有文化基础,150人年龄在15岁以下。32人在16岁至18岁。

最后8个人是雇员,由一个33岁的安南当地华人,刘经城做西贡办事处经理,会计出纳2人,另5人为当地武师保镖,有帮会言行,估计为洪‘门’天地会成员,年龄都在20岁左右,三人都试过5人得功夫,在普通人中尚可,在三位军中搏击高手手下,倒下也就三两招之间的样子。这是面对是系统科学训练方面的差距,武术宗师另论了。年轻人容易改造训练,这是没有找老江湖,功夫更好地人的原因。练武的人大多更服从强者,同为华人,待遇优厚,所以三人深受大家信服。很少在训练时‘露’面的李楠,表演两次单掌击断鹅卵石后,对30多个‘女’子队友,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谁可以保证这些人中,会不会出现多少的李楠呢。

武术基础训练,调理身体,扩展训练,团队意识培养是现阶段的主题急躁不得。租房租店面非一日之功。三个人初来乍到人情世故比较少,办事利索方便。可也有坏处,吃拿卡要的官面文章,任何时代各个国家都不例外,好在有西贡办事处经理挡在前面,久经考验的二人对这个时代有了,新的认知。

11月上旬各种手续都办妥了,三人才安心了不少,毕竟算是在这个时代之中落了一个子,扎下一条根,不容易呀。

在保镖的作保,介绍下,商行有招了10个适龄保镖。又招了50个年龄在17至19的华人青年,这些人不用付钱,只管吃饱穿暖,安心做前期训练就行了。这个时代,华人是鸦片最大的受害人种,在招人时要求最严格了,还有明确的规定限制。

租的店面在城内,除了仓蓄粮食,就安置保镖人员和三人居住了。租得住房在城外,安置不是当地华人的学徒,城外荒滩更适合训练的需要。稳定下来了,车子和其它物资装备,必须赶紧运走以防有什么差错。二来缺乏人才,21世纪大学生多如草,现在小学生都屈指可数。文化教育靠三人来做,累死都不讨好。必须出去发展才可以。1894年底地清日战争,离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了,要找两个地方,作为军事训练基地。一个作为南方地区的丛林野战基地。一个做北方恶劣野战生存训练营。这得招不同地域的人员做准备。今年在直隶和东北招人已不现实,在台湾,两广,福建,江苏招人刻不容缓了。

三人搭档都一身本事,可21世纪的东西关系重大,一丝差错都不能出啊,落入他人之手后果难料。

计划好了就要去执行尽力去做到最好标准。学徒们的基础训练是固定式的,没有伞五个月效果不会太大,只是有人去监督罢了,达到持之以恒,形成习惯就算初步达标了,效果会慢慢显现出来的,金雨和李楠对男‘女’徒弟及学徒做分组安排,实行把训练中表现突出者优胜者提拔为班组长,并宣布三个月后进行一次考核,重新选班组长。希望大家争当先锋,争取个人荣誉。王栋定运粮船和木箱,手枪。宝石,毒品,防弹衣装备可以带上不怕检查。车子装箱,也不怕检查什么的,枪支拆散放在专用工具箱,夹带在粮船底部运走。就这布置完到粮食装船完毕,

刘经城负责在三走后担当总责,其他人等各安其事。商行账面留下5万金法郎和剩余的西贡纸看,足够商行维持运转和小号了,带着三个保镖三个大龄青年学徒开始了第一次走出安南之旅,

为了通过海关方便,租用的是法兰西商船。自己的注册地是法属殖民地,在安南和国内大清国的海关还是享受的了特权。12月三号到达上海,黄浦江畔的上海,在21世纪繁华程度,只等于一般县城的规模罢了,12月份上海天气湿冷,6个安南华人加了棉衣也有些不适应,好在都是练习武术的年轻人,很快就不当回事了,粮食可以慢慢卸,关键物品,以最快的速度卸运到临时客栈的院落中去了。

王栋是南京人士,江苏话手到擒来,在上海也摆的开,本着小利快速出货的原则,安南优质大米,在上海还是很受人们喜爱的,一周时间将货出手了,10多万英镑本钱,扣除费用达到一成以上,积沙成塔,粮食贸易自古获利者众多,可见一斑了。王栋也就和国内粮商们搭上线,签订了长期供需合约。在国内打开局面。

李楠则领着两个保镖跟班往返于各国的珠宝宝石店铺商行,询问宝石价格,以及此时拍卖行的规律,准备出手一批宝石,套取大量资金以购买机械设备发展工业势力。

金雨则领这四个人,一面在报纸上刊登招聘各种各样的人才启事,一面在客栈外摆起了招聘会,保镖学徒们摇旗呐喊维持秩序。普通话是北方官话眼‘花’来的,很多人都懂得,。在加上客栈南来北往的人多

一天上午连鸦片烟鬼都来凑热闹,气的金雨将人打个半死不活的。一时间,假洋鬼子打人成为了当时最大新闻时间。

随后下午的招聘会场上,金雨常年苦练的书法得以发挥,大字书就:“不自爱不自重莫来,自强不息为华夏民族崛起奋斗这请进。”金雨并不怕事情闹大,官场现形记,不足以形容官员怕外国人的程度。自己以前的欧洲护照在清朝不怕人识破,大多中国人爱看热闹,瞎起哄,对强势人物极度畏惧。同样中国人民,又同时极度渴望强大,恢复汉唐雄风。真是非常矛盾啊。为了更加轰动,金雨开始教保镖学徒和新招聘的人员,唱林子祥的歌:真的汉子:

成和败努力尝试人若有志应该不怕迟

谁人在我未为意成就靠真本事

做个真的汉子承担起苦痛跟失意

投入我要愿意全力干要干的事

谁用敌意扮诚意行动算了不必多砌词

‘迷’人是这份情意谁没有伤心往事

做个真的汉子人终归总要死一次

无谓要我说道理豪杰也许本疯子

同做个血‘性’男儿愿到世间闯一次

强调靠我两手创动人故事

成败也不再犹豫用我的真心真意

怀着斗志向竞争的圈里追

人生有特殊意义人生有特殊意义

能改变我的际遇人生有大意义

能演变动人故事一生也让你记住

求献身维护正义!

着有歌真适合南方人唱,歌曲明快‘激’扬,歌词简单明志通俗易懂,风格迥异感染力极其强大。连看热闹的都跟着唱了起来。可惜没有吉他伴奏,不然效果。

突然一阵和弦声传来,‘激’越明快,歌声反而停了,因为一句句唱连续‘性’比较差,吉他的特异风格凸显了出来。一个白人挎着吉他缓步走来,走近金雨停了下来:“阁下,您的歌曲太有感染力了,我,比尔霍夫,很荣幸认识你,”白人只比1.75米金雨稍高,右手捂‘胸’

行礼致意。汉话说得怪腔怪调的,反而使金雨防松下来,几个月的压抑随着之前的高歌,和比尔霍夫似曾相熟的语调消失大半。

洋人知佩服有才能得人,敬人者恒敬之,金雨回以汉人抱拳礼放慢语速道:“您好,金雨,很高兴认识您。”

“我可以完整的听你唱这首歌吗”比尔霍夫

“这是我得荣幸,可以把吉他借我一会儿吗?我的朋友。”有国界

人可以接受无国界的音乐艺术,金雨接下递来的吉他,跨上被带,弹了一段悦耳和弦音,校正几个稍微不准确的弦,调整了姿势开始弹唱起来。悦耳的伴奏,时而深沉抒怀,时而‘激’越发泄带着些许愤概,带着沉重,小幅度现代舞步的晃动,金雨的心绪随着歌词自然流‘露’出去,让周围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最后是声嘶力竭般的低‘吟’,反而更是响彻街道,全场鸦雀无声,歌罢金雨热泪盈眶,无语垂泪。一阵阵压抑的‘抽’泣声,是保镖和学徒,

“我们海外华人惨啊,先生”学徒保镖跪着悲号,哭声更切,悲愤的人只是哭泣不已,

金雨也是垂泪久久不语。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思黄河水茫茫,二十年间谁能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吉他声又起,浑厚励志的嗓音,让人有恢复了期待强大的希望,循环‘吟’唱,街道处合唱声传来

,王栋回来了。加入合唱,李楠回来了加入合唱,众人也加入,多为吼叫,就连洋鬼子也加入合唱

也不知道懂不懂歌中含义。王栋李楠金雨站在一起,发出内心的嘶吼,目光坚定地相互关注,发出一定要改变中国,受人压榨欺辱的现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新年之光。

推荐阅读:

带着闪耀迪迦玩偶从银河开始 神级主播,从救下大蜜蜜开始! 我的测试书籍1 cos荆棘公主后,我成了荆棘酒! 退婚后我嫁给了年代文大佬 天使杂货铺经营日志[全息] 听着,亲爱的 开局获灵根,师娘请自重! 八零后创业记 这是波导弹,我读书少别骗我 亿倍返还:孙子炼气我成大帝! 神行九州 四合院,开局坑了棒梗 原神:女装被发现后,被集体追杀 北城有雪 反派重生:我被女主团包围了! 龙马仙灵传 我的老婆是黛玉[红楼] 家族修仙:我有一个体内空间 居然她是我老婆 烂片改造笔记[快穿] 七零军婚:冷面硬汉下跪求娶玄学大佬 何处夕落 书瑜往事录 全员炮灰恋爱脑,唯我疯批翻盘王 巫族智囊,我夸父晒太阳就能变强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马甲封神[无限] 和暗恋对象结婚之后 满级道医重回现代超神打脸[重生] 漆黑的猎龙者 木偶、药水与魔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