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见习诡事(中)

“臭小子搞什么鬼?”

听到这句话,我和魏哥同时松了口气,这是董老师的声音,回头一看,来人正是董老师,我呼出一口气,有些埋怨说:“董老师,你走路能不能发出点声音来,你这大晚上的人吓人,容易出事儿的。”

董老师略带愠色,说道:“还说我,你俩大晚上的鬼鬼祟祟蹲在停尸间前,是想搞什么鬼?”

魏哥接着压低声音把刚才我俩在办公室听到这边传来打火机的声音告诉董老师,董老师听后,又跟我确认之后,迟疑几秒钟,才说:“难道有人来偷尸体?我以前听说有什么科学怪人,半夜到医院偷尸体拿回去做实验之类的,你俩去找点家伙,我在这守着,咱们进去看看。”

董老师说完,我从办公室拿来拖把,魏哥更狠,把换药室的输液架子扛着就过来了,董老师打开停尸间的门……

开灯之后,没有科学怪人,没有偷尸体的,而下午抬进来的两名矿难死者,也跟抬进来的时候一样,安安稳稳躺在床上,董老师又检查了窗户,关得严实,似乎一切正常,我使劲嗅了嗅,却真真切切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魏哥也是一脸疑惑,我估计他也闻到烟味了,董老师却什么都没发现,关上灯,关上门,领着我俩出了停尸间。www.jdzwo.com 青豆小说网

回到办公室,董老师又去内间躺下,我和魏哥却面面相觑,我先开口了:“魏哥,你觉得怎么回事,你闻到了吗,停尸间里有烟味。”

魏哥点头:“闻到了,很淡,不过还是能闻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有点后怕,想抽根烟,又不大敢出去,魏哥似乎也是,二人一时无言,没过多久,我就伏在桌上打起盹儿。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尿憋醒。醒来却隐隐听到有人对话,听不太清,隐约听到“刘哥你说,这小子仗着自己是老板的小舅子,非要乱来,也不等设备到了就下矿……”“可不是嘛,这小子自己找死,还拉上咱俩垫背”“刘哥,我挺不甘心的,咱把他带走吧”“行,我也这么想的……”

我揉了揉眼,看看对面魏哥正伏在桌上流着口水,知道他睡着了,这时候没有再听到任何人说话,也没有其他动静,我看看时间,凌晨1点,整座外科楼都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壮着胆,起来准备上个厕所,厕所在最西边,我出了办公室往厕所走,路过留观室的时候,我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眼,让我至今还铭记在心。

留观室里没有开灯,不过心电监护等设备都有亮光,借着亮光和昏暗的月光,我看到那个脑袋上缠着纱布绷带的病人坐在床上,而在他窗前,则站着两个黑影,看不清脸,我却觉得眼熟。我心说,这么晚了,怎么还有来探望病人的,还不开灯,不过我又想起刚才隐约听到的对话,那段对话,不对,不对,有情况!

想到这里,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查看,还是回去叫上魏哥的时候,忽然传来高声调、短促的“嘀嘀嘀”声,这声音在安静的外科楼显得格外突兀。

我再一看,心电监护仪发出红光,我知道这是监护仪发出红色报警了,马上跑回办公室叫起董老师和魏哥,冲到留观室打开灯,就看到脑袋上缠着纱布绷带的病人坐在床上,一脸惊恐,床前没有看到前面我看到的黑影,而心电监护仪上,心率和呼吸率已经没有数值,心电图也成了一条直线,血压和血氧饱和度急剧下降,董老师见状,喊了一声“心肺复苏”,马上就开始抢救,静推强心药、胸外按压、开放气道、人工呼吸,魏哥从急救室拿来除颤器,进行胸外电除颤。

然而,抢救二十分钟后,病人还是没抢救过来……

董老师摇摇头,说道:“急性心衰,唉,下午来的时候做过心电图,都好好的,他也没有心脏病史,怪了,唉……”

联系不到死者家属,死者的姐夫一直不接电话,董老师就给科主任打了个电话,说了刚才抢救的情况,然后让我和魏哥把死者抬到停尸间。我把刚才起来听到有人对话、在留观室看到两个黑影的事告诉董老师和魏哥,董老师只是淡淡说:“小孙,你一定出现幻觉了,看电影看的吧,快去干活。”说完,回办公室写抢救记录。

魏哥却拉住我的手,问道:“你说的真的吗?其实,我在睡觉的时候,也隐约听到有人对话了,我还以为在做梦,球多死了,也没理会。”

我擦,我心说你魏哥心真大,听到有人说话也不起来看看。没办法,我和魏哥硬着头皮把死者进停尸间,魏哥在前我在后,他先进去打开灯,接着招呼我抬进去。把死者抬进去,我看看停尸间,下午矿难的两名死者还是安稳躺着,把刚刚心衰的死者放到床上,我忽然看到,在矿难死者的床下一角,正丢着一根烟头!

我指给魏哥看,魏哥也发现了烟头,他还蹲下查看烟头,并说道:“五块钱一盒的软包红金龙……”

我呆在当场,下午抬死者尸体时,我隐隐记得,有一名死者身上口袋里还能看到露出一半的软包红金龙烟盒……对,没错,现在的两名死者,其中一人上衣口袋里还露出红金龙烟盒。

我下意识摸了一下这名死者的口袋,从外面手摸到的轮廓判断,兜里还有个打火机。我哭丧着脸,颤抖着对魏哥说:“魏哥,你自己看吧。”

魏哥也学着我的样子,伸手摸了摸死者的口袋,接着脸色一变,说道:“卧槽,这么邪?”说着,魏哥从死者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一次性的电子打火机。魏哥打了一下,“啪”,没打着,又打了一下“啪”,还是没着,第三次“啪”火机着了,不过紧接着,打火机就灭了,似乎是被风吹灭的,不过我看看窗子,关得严实……

“有鬼啊!”我忍不住大叫一声。

魏哥也吓得丢掉打火机,脸色惨白,额头渗出不少汗水,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是一把白毛汗,估计自己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接着,停尸间外传来脚步,很急促的脚步声,

我和魏哥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盯着停尸间的门。

进来的是董老师,他见我俩在停尸间吓得哆哆嗦嗦,看看三具尸体,又看看地上的烟头,忽然说道:“你俩小子真行啊,跑停尸间里抽烟,还特么鬼叫唤……”

我马上辩解说:“董老师,这烟,不是我们抽的。前面你刚躺下没多久,我和魏哥听到停尸间这边有打火机打火的声音,就想过来查看,在门口不还让你吓了一跳,那时候咱们来查看停尸间的时候,地上还没有烟头,不过那时候我和魏哥都闻到烟味了,可是你……”

我还没说完,董老师一挥手打断,说道:“你在这瞎哔哔啥,我什么时候吓你们了,什么时候查看停尸间了?我特么睡下之后就是抢救病人的时候才被你叫起来,你俩有点出息行不?以后别在停尸间抽烟,这次就算了,打扫干净,别特么一惊一乍的……”

董老师的话,让我毛骨悚然,我看看魏哥,从魏哥的脸上,我也看到了惊悚。

董老师训完我俩,回办公室了,我和魏哥紧随其后出了停尸间,我又问:“董老师,你说你今晚睡下就起来了一次,前面没有过来查看过?”

董老师摇摇头,说了句:“这不废话嘛,我骗你有意思?”说话的时候,董老师一脸不耐烦,还有几分不屑。

回到办公室,看着低头写抢救记录的董老师,再看看魏哥,我只想回宿舍睡觉,再也不想待在这里。我给魏哥递个眼神,我俩就跟董老师说不太舒服上个厕所,然后逃离办公室。

董老师头也没抬,只是嘀咕说:“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出来外科楼,我和魏哥在医院找个路灯,点上烟抽起来。我先开口了:“魏哥,那会儿在停尸间前面,那个是董老师吗?”

魏哥狠抽了一口烟,才说:“我特么怎么知道。”

我接着说:“魏哥,你有没有觉得,那会儿咱们看到的‘董老师’,有点怪?脚步特别轻,我观察过他穿的鞋,是那种大头的皮鞋,很厚实,按理说,这种鞋走起路来声音不小,就像刚才咱们在停尸间里,他从办公室过来,那时候传来的声响就是正常的。还有,你有没有发觉,就在停尸间外面,‘董老师’把手放在咱们肩膀上时候,他的手特别凉?”

我说到这里,魏哥瞪大眼睛说:“你怎么不早说,我当时也觉得‘董老师’手上很凉,我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被吓到了,手上出了冷汗才……”

说到这里,魏哥忽然“啊”了一声,把手里的打火机扔了出去,接着说道:“特娘的邪门了,这不是我的打火机,这不是我的打火机……”说着,他从兜里又掏出一个打火机,样式虽然一样,都是一次性电子打火机,但是明显魏哥这个是蓝色的,他刚丢出去的是红色的,而他丢出去的红色打火机,正是我们刚才在停尸间里,矿难死者口袋里发现的……

推荐阅读:

斗破:从奶爸开始走向巅峰 天潢贵胄 风流狂医叶孤尘 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 噩梦惊魂 天下无道 南园藏爱 放学霸在心上撒个娇 解梦师在娱乐圈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花光白富美的小金库,投资小可怜 来到三国做诸侯 萧令月战北寒免费 这可能是个假末世 和亲后成了掌印的心尖宠 一宠成婚:权少,爱不停 最强开拓者屹立于垃圾桶之上 重生之倒转西游 [HP]斯莱特林团宠 山野少年修仙传 穿越之至尊狂女 误闯总裁怀 王妃不乖 法医灵异档案 山村俗人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猎魔人之末世旅行 回到七零之鸡飞狗跳 我的精神力太强大了 潜伏在总裁身边 明星私房菜[直播] 网游之东幽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