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募捐

第一百三十七章 募捐

听说镇上决定让沈幽兰出去募捐,老师们突然醒悟,觉得是姓何的在耍手腕,就一超涌到沈幽兰家,也顾不得幽兰还在昏昏噩噩中,都劝解开来。

这个说:“幽兰,你还是不能去!我们这些当教师的就是傻,简直成了官老爷们个人的广告牌,需要了,就把捧得高高的,挂得上上的;一旦不需要,就把扔进一边,放进了黑旮旯!现在教学楼倒了,就想到要你去募款!”

那个讲:“幽兰你真呆!现在我们同他们当官的已是谁是谁了?还那么听他们的话,为他们卖命?”

“……”

昏昏噩噩的沈幽兰见来了这么多人,就站起来,也不说话,就瑟瑟地一步步向墙边退去,像是要被这些愤怒的老师一步步逼进墙壁,快成了个又小又弱的“壁影”。

“幽兰,你千万别去为他们募款,没有钱,这倒塌的教学楼就建不起来,建不起来,上面就要追究这大楼倒塌的原因,只要追究起来,他们这些贪官就逃脱不了法律的追究,就能把他们一个个逮进大牢里!那才叫大快人心哩!”

“幽兰,这话对呀!你辛辛苦苦募款把大楼建起来,还不是为他们当官的捞政绩,只要捞到政绩他们就高升了,可我们这些小教书的还不是在这里教书!”

“壁影”终于说话了:“怎么能这样说?干部也有好的呢,我的老师邵书记在**中自己挨着批斗,心里还在想着为我们这大区挖山河、造水库……他要是为捞政绩,那不早高升了?可他还不是在这里扎扎实实地工作?”

立即就有人反驳:“现在有几个干部能像你老师那样?话说回来,这个时代,像你老师那样实干的干部能上得去吗?你看人家姓何的……”

提到何敬民,大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有的说:“你看他何敬民,为建这教学楼,自己把油水捞足了,现在楼房倒了,学生打死了,于校长坐牢了,他却还是那样潇潇洒洒上蹿下跳,为捞政绩,到处奔走!”

有的说:“你们知道吗?市里县里的头头们发火了,说如果这个建校项目不能按时完工,影响了港方老先生的验收,就要将这次工程倒塌的原因彻底查一查,那姓何的能不害怕吗?所以他要拚命设法将教学楼建起来!这就又把你沈幽兰给抬出来了!”

有的又说:“你幽兰怎么就不仔细想想,这些当领导的平时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转户口,你安排工作,你这次到中学来……他们想到了你吗?要是真的想到了,你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我们教育的发展能这么缓慢吗?幽兰,你该好好想想啊!”

“这些人做事多缺德呀!为着教育的事,于校长被拘留了,你的家庭搞成了这样,他们竟能忍心还要你出去为学校募款,多狠心的领导啊!……”

这时,沈幽兰似乎异常清醒,她不怪老师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更不怪老师对她的责备;她隐隐记得自己确实是说过出去募捐,募捐回来建教学楼的事。“说出的活,泼出的水”,既已答应过人家,就是一口铁宝剑也得吞下去!为着丈夫,也为着这栋该死的教学楼,她只得将泪水往肚里流……

过了一天,老校长来了。于頫被拘,为保证建校工作继续下去,镇上紧急招回老校长来协助建校。沈幽兰见了,本是想哭的,但却没有哭。

听说沈幽兰就要外出募款,为着安全,邵书记再三叮嘱要安排一个陪伴的人。沈幽兰想了想,有些迟钝地说:“我和贞子一道吧。”

老校长犹豫了一下,说:“你两个女的出门?”意思是说不安全。

沈幽兰看了看老校长,慢吞吞地说:“有贞子在场,我什么也不怕。还有,我这次去募捐的人都是贞子的同学,有她在,见了面也好说话;贞子在大城市读过书,见过世面,对外面情况熟悉,有她跟着一道,会比跟个男的更好。”

老校长见幽兰说的是理,也就同意。

吕贞子本是竭力反对沈师娘出去为镇上募款的,尤其是为那个何敬民!但毕竟幽兰是她的师娘,自从恩师被拘留后,师娘难过,她也难过,正愁无以宽慰,听说需要她陪着去募款,不去也得去,就只得答应!

说也奇怪,等到外出募款的事完全确定下来,沈幽兰的病竟然真的好多了,说话办事又如以前一样,不紧不慢,清清楚楚,有条不紊,丝毫不乱。

事不宜迟,又过了一天,吕贞子带上同学的通讯地址,沈幽兰带着希望,也带着辛酸,一道乘车出发。根据吕贞子的提议,第一站就到江城附中郑海东那里。吕贞子这有两点打算:第一,郑海东新近出了书,得了稿费,为着母校的事,他不放血谁放血?第二,郑海东出了书,同学之间一定有电话书信祝贺,可以从他那里进一步了解同学的详细情况。

车到江城,正是中午时分,吕贞子看了地址,就准备打“的”.听说车费五块,沈幽兰说:“还是走吧。”吕贞子说:“有五六里远嘞,步行不把腿走直了?”沈幽兰说:“那就挤公共汽车吧。”

原以为城市教师的住宿条件一定是很好的,实地—看,也并不如想象的那样。郑海东同学住的宿舍区,一色的红砖红瓦小平房,平房之间相距不到十米,可能是教师的居住面积普遍小的原因,大都在门前用竹跳笆或是水泥瓦栅起了小院,成家户就在这小院的一角垒起一个厨房,因此,房与房之间的过道就显得更为狭窄,仅能供行人走动,怕是连自行车调头也很困难。

沈幽兰说:“城市老师住的还不如我们乡下啊!”

吕贞子说:“城市人口多,住房紧张,三代人住一间房是正常事。师娘没听说过,城里的子女要结婚,就在床边拉—块布帘,新郎新娘睡布帘里,老父老母就睡布帘外,有什么办法哩!”

沈幽兰心里不是滋味,说:“那怎么能睡得下去呀?”

吕贞子说:“是啊,还说是文明社会哩!”

二人说着,按照门牌号,很快就找到郑海东的宿舍。

推荐阅读:

傻柱子的四合院 蓝恩 全球兽化:从哈士奇到恐怖魔神 前世的死对头情人失忆后(娱乐圈) 假面骑士:混在特摄当恶役 原神:所到之处,磨损尽消 缠绵悱恻,偏执大佬被我撩疯了 怪谈入侵:龙国的你想干什么? 深空守望者 我靠图鉴成为卡牌之神 从宇智波带土开始 五界奇虾转 华夏历史最弱?我来挑选参战人物 穿越七零做娇妻,禁欲兵王轻一点 吞噬星空:重返2019 当代天师,发癫日常 穿书九零真千金,我被残疾大佬掐腰宠 奥特曼之黑暗记录者 漫威里的一拳光头 每天打卡,我暴富 大唐:李世民的头号打手 错轨计划[电竞] 救命!我被女主们包围了 一刀斩乾坤世间无妖仙 盗墓:从黄皮子坟开始的修仙日常 火影变秘境,开局加入宇智波一族 以魔阴身攻略丹恒? 鬼书行 诡异拍卖:我阳气太重被女诡疯抢 魔道同人之忘羡有女 问心有愧 重生之青春铸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