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暴风雨的阴谋

第一百三十四章 暴风雨的阴谋

晁海问:“哪里错了?”

于頫说:“把沙浆掏了,这墙体就更显得虚了,这样空虚的墙体怎能抵挡得住狂风暴雨?”

晁海连忙点着头说:“我昨天是想到这事,但没想到暴风雨会来得这么快!”

于頫觉得情况更为严重,就说:“晁师傅,能有别的办法保护墙体吗?”

晁海想了想,说:“我那建筑队仓库里有留作浇倒屋面用的铁皮板,现在只有将它抬来盖住墙头,尽量不让风雨去吹打墙体。我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于頫觉得也只能如此,就吩咐教师员工别再捣墙缝沙浆,全力以赴将仓库的铁皮板抬来盖墙头以保护墙体。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举措又是错上加错!

下午三点左右,西南角媚山后的云层已开始向孤峰这边爬行,渐渐地,那爬行已变成了漫延,漫延成一片既薄又淡的铅灰云,铅灰云终究遮掩了整个西南的天空,遮掩了太阳,让太阳只能从铅灰云的边缘争放出如早晨同样贼亮的霞光;接着,连霞光也消失了,跟随灰云身后的是墨黑的乌云,乌云先只是在媚山的背后形成一个弧形的圆,渐渐地,弧形的圆就开始铺张、漫延……就压住了整个媚山的山巅,继续向上铺张;接着乌云后就出现一条长长的麻云雨帘,远远可以看清,那雨帘处的风很大,已把垂挂的雨丝吹得飘飘斜斜,不断扭曲,伸直,再扭曲……已有了雷的轰鸣,电的驰闪!

黑云风,麻云雨。工地上的人们就更紧张起来,知道这下午不仅是有暴雨,更有大风!

于頫看了看正在抢盖着的墙头,见时间已过了一个多小时,但墙头还没盖到一半!他就不断地向地面抬铁皮板的民工招手,催促他们抓紧,再抓紧!

这时,工头晁海从墙头的另一处过来,张惶地对于頫说:“于校长,眼看大雨就要到了,人手太少,铁皮板供应不上,这怎么办?”

于頫更是着急,说:“凡是能上工地的老师,我都通知他们来了,还缺人手,这……”就又推了推眼镜,也没想出更好的办法。

晁海就说:“于校长,能不能调一批学生来突击帮忙?高中的学生,两人就能抬动一块铁板,那进度就快多了!”

“动用学生?”于校长有些犹豫。

吕贞子和沈师娘下午停止了送茶水,也加入到抬铁板的行列。这时,她俩正抬着铁板经过这里,听说要调学生来抬铁板,吕贞子就说:“暴风雨就要来了,让学生来抬铁板,多不安全!”

沈幽兰也说:“还是让大人抓点紧,不能让学生到这危险的地方来!”

晁海说:“墙体已掏空,要是不能突击盖好,等大雨一来,那就要出大事了!于校长,这真不是小事啊!高中的学生了,让他们来抬铁板是没事的!”

于校长看了看西南角,就见那边的雨云已涌过了媚山顶,雷电已开始在天顶上一阵阵炸响!他约摸估计了一下,暴风雨离这里最多不过四十来里了!再看看那些搬运铁板的教师和民工,踉踉跄跄,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能见到从石拱桥那头抬着一张铁板过来……

就在这时,何敬民匆匆赶来,远远就叫道:“于校长,墙头盖的怎样了?”

不等校长回答,包工头晁海就接过话,说:“还早着呢!何镇长,你来得正好,这铁板供应不上,快让中学派些学生来帮着抬吧,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何敬民已明白晁海话中意思,回头看看西南角的云层,再看看盖墙头的进展,就对于頫校长说:“于校长,不能犹豫了!都火烧眉毛了,快派学生来帮忙?快呀!”

于頫说:“何镇长,这是万万使不得的!这样太危险!”

老师们都说:“何镇长,我们不能拿学生的生命开玩笑啊!”

何敬民看着那风暴一步步逼近的气势,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说:“这工程是我们全县引来的第一个外资项目,要是出了问题,你们谁能担当得起?于校长,于頫同志,我是代表镇党委、政府分管教育的,出了问题由我负责!你得立即执行!”

于頫也觉得问题严重,只得对吕老师说:“去吧,把高三两个班的学生全部调来吧!快去!去呀!”

吕贞子和沈幽兰都想说点什么,但见于校长话说得坚决,就不再作声,匆忙忙向临时移至小学那里的高三班级跑去。

如果那天的风暴就如它开始一样,迅速向孤峰这边铺天盖地压过来,加上有高三学生的支持,大家只要抓紧,及时将上百块铁板运到,把墙头盖住,在暴风雨到来之前,人员还是完全可以撤离工地,即使墙体保不住,但至少不会出现人员伤亡。但老天爷耍了个阴谋!当西南角那翻滚的乌云涌到媚山上空以后,就再也不肯前进;非但不前进,而且还在逐渐萎缩、消退。就连那最早弥漫到天顶早将太阳遮住的灰云,此时也开始原地不动不动,连云的颜色也在由铅灰变成乳白,由乳白逐渐化为乌有,就又让太阳红火火地露出脸来。整个天空,除了西南角那浓密的雨帘在消退、在缓慢地向东南角转移外,其它地方又是一片晴空!

灰蝉又开始“惊惊惊”地呜叫起来。

孤峰人知道,“东雨不过西”,意思是说,东边的雨是很少到西边来的。但他们洽洽忽视了此话后面还有一句,叫“过西淋死鸡”,东雨一旦到了西边,那必定是一场铺天盖地的倾盆大雨!工地上的民工和老师们忙乱了一阵之后,见西南角的雷雨转移到东方去了,就大大松了一口气,抬运铁板的人也开始放慢脚步,尤其是那些高中学生,抬着抬着,见天上的云彩疏散开,刚才的紧张也就消失殆尽,有的就在途中休息下来,甚至随手捡起泥团或是石子相互砸闹起来……

于頫校长本想催促抬运铁板的学生继续抓紧,但想到刚才那阵紧张的劳累,加上天气又出奇地闷热,知道大家巳疲惫不堪,又见天空放晴,自己也稍稍松缓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松懈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朗朗红日的当空,又悄然生出一团蒙蒙雾气,旋即,蒙蒙雾气就形成一块麻云,一块深灰色的麻云!这时,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说:“不好,天顶上有雨!”说着,那云端里已砸下一点点豆大的雨滴,砸得墙头上的铁板“当当”作响!

于頫情知不妙,就站在墙头对正抬着铁板仍在街上晃晃悠悠的学生高喊:“暴雨到了——,快把铁板送上来回教室躲雨——!”

就在于校长喊话的瞬间,天顶的麻云“刷”地铺向了东边,同东边的乌云刚一接触,立即就演变成沉重的雨云;就在这雨云交汇演变的同时,铺天盖地的骤雨就从天顶从东边如瓢泼如筛筛一般倾注下来!密集的雨点,坚硬得就如钢丝一般抽打着大地的一切!再也不敢飞翔的鸟儿紧缩在树桠深处随着狂风暴雨摇晃;蝉儿早已关闭了那闲不住的歌喉而紧紧趴在树干上一动不动;树叶来不及旋转就被砸下地面;地面的尘土由不得飞扬已被卷人浑浊的激流……大雨滂沱,雷鸣电闪。西南角重新涌起的风云正与东边风雨交汇,东西两面夹击,戗风戗雨,昏天黑地,“叭!叭!叭!”几声巨响,粗壮的梧桐树枝拦腰折断,连根拔起……

这时,雨林中就有人高叫:“同学们快回去!快回去!不要再抬铁板——”

学生永远是单纯而勇敢的,他们不畏狂风暴雨,他们要在这关键的时刻,将老师平时对他们的教诲展示得淋漓尽致,就一个个抬着铁板,迎着风暴,“嗷嗷”地叫着向工地奔去!

于校长震惊了,站在三楼的脚手架上高声大喊:“吕老师,快让学生回教室!回教室——!回……”

可是,迟了,一切都迟了!

就在这时,工地上传出了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巨响,耸立在半空中的三层高楼的墙体连着脚手架整段整段连根摧倒!“咔——咔!”“咔——!”“咔咔!咔——”脚手架上、墙头上所有的民工、教师全被掀落到数丈之远……

推荐阅读:

错把美强惨仙君攻略了 我靠沙雕称霸求生综艺 终极聊天群:全能班导,授课诸天 超神世界里的低调光头大魔王 世间万物不及你 别装 七零女配翻身记 我在无限试炼中找回记忆 被他杀了以后 王爷,能不能不撩我! 我靠摆烂攻略反派师弟 驯兽美人在求生综艺爆火 我都癌症晚期了,疯一点怎么了 重生转嫁病弱权臣侯门主母大杀四方苏蒹葭沈鹤亭 人在原神,开局拯救五夜叉 木叶:灭族之夜,我契约了汤姆猫 我的师兄们有病但很强 我天心印记!吞噬万界,宇宙升格 灵域战争:我能获得全额奖励 李世民与魏征 社畜逆袭:从小米开始反卷互联 每天打卡,我暴富 崩铁:扮演凯文,成为爆款新角色 和讨厌的上司表白后 魔法时代的格斗家 虫族之家养小废物是雄虫? 我在龙族炼金飞升 [综英美]距离翻车还有一分钟 与国共武 快穿:病娇大佬偏执宠 她们想勾引我真是太天真了 港片:杀完猴子,赵蒙生插旗港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